非常不錯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ptt-第666章 吃空餉相伴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让人诧异的是,还没走到帅帐,就传来了争执的叫喊声。
“为何我赢得最多,却要出战?”
“规矩改了!”阮小五抱着双臂,玩味的看着对方因为怒气而涨的通红的大饼脸,却又对他无可奈何的样子。
“石指挥,你就认了吧,要是你败了,我们兄弟给你报仇!”
这话说的,好像石指挥今日就要阵前马革裹尸似的,丝毫袍泽情谊都不讲,还在边上幸灾乐祸,气人!试问,石指挥如何能不怒?对阮小五他没办法,毕竟是阮小五身后站着的是李逵,是大宋最金贵的文官。
但几个和他一样的同僚,他可根本就不怕。指着几个同僚道:“你们几个不要脸的贪生怕死,尤其是你老洪。咱们几个都是来清风寨增援你的同僚,可你呢?连个地主之谊都不讲,按理说,就该你去打这头阵。”
“经略使大人到!”
“统制大人到!”
“李大人到!”
轮到李逵,就一个李大人。至少,可以看出唱名的小校对李逵不怎么待见。实际上,闹了这么一处之后,李逵在老家京东东路属于官场人人避而不及的瘟神,人品彻底败光了。
统制曹元春要是没有赵挺之和李逵在场,早就冲过去一脚踢上前。他这个营将,麾下就六个指挥。除了他带来的两个指挥之外,其他所有部署都齐聚一堂。这帮家伙,脸都不要了,用打麻将赢得保命的机会。要是李逵不依不饶的话,很可能连他这个将军都要跟着倒霉。
京东东路就一个军的禁军兵力。
地方上兵力不足,也是没办法的事。但这是大宋腹地,也不需要布置太多的军队。却因为驻军少,导致匪患猖獗。
淮阳军本来就日子不好过,尤其是刘葆晟原先就是淮阳军的三把手,都虞候。还被军中同僚排挤过好些日子,有道是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曹元春真的担心李逵不管不顾,将他先摁死了再说。
“混账东西,我淮阳军的脸面都让你们几个给丢尽了。说,为何畏敌不前;为何陷袍泽于不义?石宝啊!石宝!我说你什么好,军中令行禁止,为何不听命于上官安排?你一个小小的部将而已,难道想要带着你的指挥造反不成?”
“大人冤枉啊!昨日李大人说好的规矩,没想今日就变了。早知如此,哪里需要我等一宿劳累?”石宝委屈的快哭了,他打了一宿的麻将,就为了不露相,容易吗?
曹元春似乎已经猜到了几个属下的窘迫,低声对赵挺之道:“大人,能否让我和他们单独询问一番情况?”
“可!”
赵挺之也不搭理李逵,甚至表现出目中无人的样子,想要激怒李逵。赵挺之虽说膝盖比较软,喜欢跪大佬。但他还不至于对比他大儿子年纪都小的李逵做出卑躬屈膝的丑态。他又不是沈括。
发现李逵没有怼上来,赵挺之挺遗憾的,仿佛错过了什么美事。仿佛这才想起来,他们这里还有一个中书省来的李逵,笑吟吟的对李逵道:“老夫擅作主张,李大人不会计较吧?”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请便。”
李逵敲锣打鼓这一通,本来就不是来唱大戏的,而是来看戏的。既然赵挺之愿意做这个主事人,他也乐得清闲。
李逵自然不可能和赵挺之在帅帐里,反而摇头晃脑的一走一摆,出了大营。转身回到了清风寨的官舍之中。
这边等人走了,曹元春恶狠狠地对几个属下怒道:“本将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尽了。你们几个还以为李大人真的好说话,他要是六亲不认起来,别说你们几个,就算是我,也有性命之忧。”
“将军,李逵虽是文官,但您是曹家的人呐?怎么可能会怕他?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对将军动手啊!”
曹家,没错,就是京城那个曹家。
可曹元春根本就不会对属下说,如今曹家的不少生意,都靠着李逵在做。真要是家主知道了他和李逵交恶,曹元春笃定,倒霉的可定不是李逵,而是他曹元春。之所以,看起来李逵还挺给他面子,就连曹元春都百思不得其解。
别人不清楚,曹元春难道还不知道吗?
李逵连皇帝身边的大宦官童贯说打就打,就因为童贯多嘴了两句,让李逵听着不舒服了。
他曹元春能比得上童贯的身份吗?
打狗还得看主人,童贯的主人是皇帝,而他的主子……算了,如今曹家跟着李逵也沾光不少。就西北的煤油生意,就能让曹家每年多收入十来万贯。就冲这份利益,李逵在曹家几乎可以为所欲为。
曹元春当然不能说曹家不堪,得从李逵的身份上警告几个属下:“你们几个还真不知死活,在阎王殿上走了一遭还不自知?童贯,官家的亲信大宦官,就因为做监军时反驳了李逵几句,就被抽了二十鞭子,这是在青塘,朝廷没几个知道。我也是军中消息传来,才知道有这事。”
“可是你看他怎么样?该升官,还是升官,才弱冠之年,就已经可以和赵大人平起平坐了。赵大人什么资历?他才做官几年?”
“将军,你是说李逵恃功而骄,目中无人?”石指挥已经怨恨上了李逵,私下里更是对李逵恨得牙痒痒。
可惜,实力不允许他从李逵身上找补回面子,只能背后诋毁。
“废物,你们知道点什么?李逵能在科举中出头,殿试第三。你觉得他会是傻子?他岳父是当朝太师,他姐夫是当今官家。就算是功劳,死在他手下的党项吐蕃冤魂不下十万,你觉得他会是这样的人?如果是真的恃功而骄,小人得志之人,为何他领兵出战,所有将士都将性命豁出去,也要跟着他?”
成功没有侥幸。
大宋的皇亲国戚过得并不好,至少在官场是如此。
文官提防宦官,提防皇亲国戚,只要这些人掌权了,立刻会引起文官们的集体攻讦。不轰下来,不算完。
李逵只不过是皇帝的连襟,仅凭这身份根本就不可能被章惇等人看重,不仅不会被看重,还会被提防。
让李逵脱颖而出的并非是身份,而是能力。这家伙能力出众,从挣钱,科举,带兵打仗,治理地方,朝堂谋划,任何一项都能在大宋谋前三。可以说,大宋就没出过这等文官。
太优秀,才会被关注。这才是李逵青云直上的原因。当然,皇帝也出力了,李逵是他的头马,必须要保护。
石宝丧气道:“岂不是咱们淮阳军要被他吃定了?可他也是京东东路人呐?为何不看在老乡的面子上,放咱们一马?”
曹元春冷笑不已,石宝这家伙是城门失火,被殃及的池鱼。尤其是这货还没有觉悟,但曹元春大定了主意,首战必须要让石宝出战,甭管结局如何,都不能动摇。但问题是,石宝百般避战肯定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嘛!
阴妻凶猛 周五公子
大宋的禁军都差不多,吃空饷了。
别看石宝带着五百人来了,可这五百人有多少是真正的士卒就难说了。要是吃空饷不多,石宝也不至于如此软弱。
想到此处,曹元春也是恨铁不成钢,愤恨道:“你军中有多少不是麾下士卒?”
洪荒之不死小强
石宝无奈道:“就一百。”
“吃了两成的空饷?”曹元春有点诧异,这觉悟比他高啊!可要是真吃了两成的空饷,那么就有四百人是禁军。平日里,禁军训练还不错,应该不会惧怕出战。他忍不住狐疑道:“没骗我?”
石宝偷偷的举起一根手指头,苦着脸道:“就一百是军中士卒,其他都是一贯钱一个临时招来的。”说完,他就噗通跪倒在地上,求饶道:“将军,小人也是无奈啊!这大过年,士卒要么就是回家团聚了,要么就是办事去了。谁知道,还有军务啊!”
曹元春怒的抬腿一脚踢翻了石宝,痛斥道:“混账东西,你敢吃八成的空饷?”
“没有,大人,我真的没有。咱们淮阳军的规矩,都是三成,我哪敢僭越?只是过年,军中士卒都不在军中,我等也是没办法了,才招募了驻地周围的百姓。说好了就装十天,两贯钱,包吃包住,日子到了就散伙。”
石宝在地上滚了两圈,随即爬到曹元春脚边,抱着曹元春哭诉:“属下也是没办法,要是让这些人上战场,顷刻间就会倒戈,属下也是怕出事啊!”
曹元春也是无奈,看向其他三个属下,问:“你们带了多少人?”
“属下带了一百人,大人你知道的,我的人有三队人马去了定州贩牛羊去了。”俞指挥一脸笃定,这生意曹元春也有份。
曹元春无力道:“算了,你们呢?”
“属下也带了一百人,其他都是充数的。军中有酒坊,过年期间需要送货……”
“属下有两百人。”
表现最好的是洪钟,他是清风寨的部将,他的指挥要防范清风山的山贼。其他倒是不怕,万一清风山的山贼将他的寨子打下来了,那就大条了。
曹元春傻眼了,四个指挥,两千人的满额兵源,将将只能凑齐一个指挥的兵力。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这四个属下都不肯出战了,招揽来的临时工,根本就不会打仗。不仅不会打仗,普通的百姓,见血就跑,上了战场根本就指挥不动。真傻乎乎的带着一起去厮杀,不仅不能帮上忙,反而会因为慌乱和拍死,将整个军阵冲散。
要是不带着出战。
这吃空饷的罪状不就送到了李逵的手上?
大宋别看对禁军将领吃空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因为大宋的文官希望将门堕落。吃空饷的军队,要有战斗力,谁信呐?可真要是挠出来了,被抓了现行,轻者抄家发配,重则小命不保。文官甚至不用请示,不用上报刑部,就能当场将军中校尉斩杀。石宝哪敢对李逵说他吃空饷的事?别说他了,其他几个部将都不敢说,只能用尽办法拖延,希望曹元春来了之后能帮他们。
想来想去,曹元春只能先给石宝凑一凑,先糊弄过去再说。
可全给了石宝也不现实,最后曹元春只能从自己的部署之中抽了一百五十人给石宝,另外其他三人也贡献出两百多人。然后叮嘱道:“我去找赵大人拖延一日,你趁着这一天,多熟悉将士。别明日作战,给本将丢脸。”
石宝赌咒发誓道:“将军放心,卑职就是豁出命去,也给您拿下清风山。”
“但愿吧!”
曹元春也没把握,别看如今围困清风山的兵力达到了惊人的五千,但是其中多少是种地的农夫,有多少是做短工的百姓,都不得而知。
赵挺之听了曹元春的禀报之后,也是愤恨不已,但如今不是训斥的时候。只能无奈下令调集齐州统制出兵一千五。先解了燃眉之急,胡弄走了李逵再说。
而李逵也不在意,说明天打仗就明天打。
他就是要看看,京东东路的禁军,需要触动多少兵马,才能对付才三百人的一个土匪窝?
当初刘葆晟的亲卫,竟然被牛背山的一窝土匪给劫持了,说明京东东路的禁军战力恐怕要比他想想的还要差很多。
他会将看到的将所有记录下来,丢给都事堂和枢密院,让大宋这两位一品大员头痛去。他只要出了这口气,连带着给赵挺之下套就可以了。
赵挺之善于谋官,他一开始想要投靠王安石。
大老王看不上他的才能(实际上,他也没有),没怎么搭理他。随后投靠了蔡确,这位就不用说了,蔡京认的族叔。曾经在元祐初,执掌中书门下,是当仁不让的宰相。可是蔡确生性急切,不善谋划,和当时听政的宣仁太后对着干,还大包大揽,不久就完蛋了。
连带着赵挺之也跟着一起倒霉了几年。
如今他想要投靠章惇,可章惇这个人吧?虽然看人的眼光不怎么样。可问题是,他喜欢有本事的人,赵挺之……不入他的法眼。
他思谋着走章惇不成,那么李清臣也没什么指望了,蔡卞的话,根本就不会和章惇对着干。朝堂上只有一个曾布能让他投效。(当然,赵挺之最出名的一次投效还没等到机会,历史上他投靠蔡京,蔡京力荐他成尚书左仆射,也就是副相。等到他当上了副相,立马调转枪头猛攻蔡京。可惜就连历史上一等一的昏君,也不敢将大宋交到赵挺之的手上,白瞎了他如此卖力。)
没等他向曾布递上投名状,却在治下被李逵搅和了一阵,说不恼怒是假的。可细细想来,李逵为何要对他不依不饶?
是为了给苏轼和黄庭坚出气?
真要是这样,苏轼的格局也不高啊!
如今赵挺之不怕苏轼了。苏轼也不是当年的翰林学士,他也不是那个等待入馆的小官僚。赵挺之是小人,小人就会从各种方面猜测李逵的用心。同时他能在官场屡次贬谪之后,还能起复,手段也是不缺的。
傍晚,一个黑影进入了他的屋子,低声对赵挺之道:“大人,小人已经查探清楚了。李逵在临沂城被几个强人打劫,被他擒下之后,为首之人就是清风山的大寨主燕顺。”
“就为这?”
赵挺之气地牙疼,原本以为是苏门报复,没想到是运气不好,治下的贼子竟然敢去李逵头上找晦气。他顿时有种很无辜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