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hl0y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二百二十章 和好嗎讀書-ojov1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等靳珩深和夏岑兮走后,沈亦骁站在病房的门口犹豫了许久。
他没有想到平日里开朗的卓沁,会变成如今这幅样子。那一日,她情绪失控的样子,沈亦骁久久回不过神来。
把手放在门把上,思忖许久,终于,他下定决心,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安妮的庄园时代
卓沁本来已经躺下准备就寝,听见门口有动静,马上警惕地坐了起来。
现在来人是沈亦骁,卓沁反应格外的激烈,又一次将自己蜷缩了起来,只露出来眼睛,看着沈亦骁的眼神也格外的惊慌。
她忍不住的尖叫,双手也挥舞着想要让沈亦骁离他远一些。
“你走!你走!你不要再这里!滚啊!”此时的卓沁,厌恶沈亦骁到了极致。
沈亦骁耳边响着卓沁的尖叫声,他的眼神又是一痛。
他快步的走上前去,站在了卓沁的身边,而卓沁的反应更是激烈,她两个人都蜷缩在被子里,小声的发出呜咽声,痛苦之极。
沈亦骁皱眉,眼神之中划过一丝异色,他也何尝不是痛苦?
他靠近卓沁,接近卓沁,让她再一次知道自己回来,无非就是想看看卓沁对自己是否还有感情,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靠近,竟然害她到这个地步。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
不。
他的眼神坚毅,他是必定要回到卓沁身边的,卓沁这辈子,都离不了他。卓沁,永远是他沈亦骁的女人。
他动作强硬,一把掀开了卓沁用来伪装的被子,把卓沁整个人拽了出来之后,强行的摁在了怀里。
“你别哭了,好不好……阿沁,你骂我!你打我都好,能不能不要排斥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卓沁忽然张口,对着他裸露的手臂就咬了下去。
“嘶……”
沈亦骁也只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恢复了面无表情。他没有任何的反应,更没有推开卓沁,就这么任由她咬着自己的手臂。
卓沁看到他没有松开她的意思,于是嘴上用的力气更加大了,牙齿咬破了皮肤的表面,很快渗出血来。
感受到了胳膊上的疼痛,而沈亦骁依旧没有反应,甚至脸上还带着笑容,他轻轻抚弄着怀里卓沁的发丝,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只要你开心……怎么都行……”
卓沁咬着他的手臂,感觉到了口腔中的一阵腥甜,顿时崩溃,泪水砸了下来,滚烫的泪珠滴在沈亦骁的胳膊上,更是烫在了他的心里。
征服遊戲:野性小妻難馴服
“沈亦骁,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不干净了……”
“我不能拍戏了……我以后做什么……我不想见任何人!”终于,卓沁松开了牙齿,她实在不舍得继续咬下去,她松开的一瞬间,就看到了沈亦骁胳膊上的一排牙印,还有不断流出来的血。
她浑身发抖,她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沈亦骁,可是还是不可避免的对男性恐惧。
“没事的,我爱你,我永远爱你……你干净,你永远是我心里最纯洁的女人!”
“如果你不想拍戏,我们就不拍戏了,我们周游世界,我们想干什么都行!”
发生这件事情,已经让沈亦骁后悔不已,他也终于明白,卓沁对他的意义。
看着卓沁终于开口和他说话,沈亦骁激动不已,他反过来开口安慰,他知道卓沁担心什么,害怕什么。
而他,永远是卓沁的依靠。他永远会护她周全。
卓沁呆呆的看着他,眼泪一滴一滴的砸下来。
“为什么……”她双眼空洞,看着沈亦骁。
“你出去…你出去啊!”卓沁浑身颤抖,尖叫着让他离开。
婚不由己
沈亦骁看着她依旧是强烈的排斥自己,眼神一痛,转过身去,走出了病房。
飞仙问道
等他出去的那一瞬,卓沁的眼泪,轰然而下!脑海里萦绕的,都是云菲儿的那一句话。
“我能把你骗到这里,全拜沈亦骁所赐!”
……
偶尔有男医生进房间来探望卓沁查看病情,卓沁还是会反常的激动,不过,在夏岑兮的照料下,偶尔能够稳定情绪了。
起码,卓沁的身体一天一天的好起来,沈亦骁也不耽误,替她做好万全的准备,他先是去联系了靳珩深。
蚀骨恩宠:误惹撒旦首席 菟丝草
“关于卓沁这边的合作,我希望能够暂停一阵子,而且这件事情,也尽量压下来,不要露出任何的破绽,对外发布声明,就说卓沁最近散心,不接通告。”
“不用你费心。”靳珩深在这边早就已经替卓沁安排好了所有,包括日后的安排也通通的清掉了,凡是知道实情的人都明白,现在的卓沁哪里能够进行工作?
先不说身体状况,就她遇见男性就忍不住的恐惧尖叫,这一点就足够引起人的怀疑了。
到时候,再爆出来新闻说卓沁患上了精神疾病,卓沁估计是要身败名裂。
这对于环纳的影响,自然也不利。
“另外,”沈亦骁压低了语气,对着电话阴沉的开口。“如果能够找到云菲儿的话,请马上联系我。”
没想到沈亦骁忽然会说这么一句,靳珩深忍不住嘲笑:“堂堂沈总,一个女人都找不到?如果我没猜错,云菲儿是你手下的艺人吧,难道连个员工都找不到?”
回应他的,是一阵忙音。
由于卓沁病情缓解了,夏岑兮的工作也相应得到了减轻,她没事就会往医院里跑,陪着卓沁聊聊天,解解闷。
可是她总是出现,沈亦骁有些不爽。
他想借机会慢慢靠近卓沁,都被夏岑兮赶出去。
看着他们两个人在病房里相谈甚欢,沈亦骁皱起眉头,一脸醋意的打给了靳珩深。
“姓靳的,你赶紧过来把你的前妻带走。”
“什么前妻?”正在办公的靳珩深眉头一紧,质问着沈亦骁。
“好吧,管你前妻现妻,反正你赶紧过来把夏岑兮接走。”
“理由?”
金牌相公 Amy
靳珩深敲着桌面,想象到了沈亦骁一脸的气恼表情。
“你就不想和夏岑兮和好?趁着她心思都在卓沁身上,你还不赶紧多陪陪她,说不定你们之间能够缓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