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du3扣人心弦的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笔趣-第兩百零九章 牛逼就擺在那裏,發現不了是你的問題展示-b6hgf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哦,好的。”
囡囡放下油条,对着蓝儿笑着道:“蓝儿姐姐,跟我来吧。”
“谢……谢谢。”
蓝儿小声的道谢,接着亦步亦趋的跟在囡囡身后,心中却涌现出阵阵不安。
洗手洗脸?
这是什么意思?
她胡思乱想着,不由得,又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右手,忍不住将其往往袖子里缩了缩。
圣君这是嫌弃我的右手脏了?但是洗手能有什么用?这能洗掉?
怀揣着复杂的心思,她们已经下到了一楼。
囡囡走向了洗手台,“蓝儿姐姐,到了。”
“嗯……哦!”蓝儿心神不宁的回过神来,就见囡囡弯下腰,将放在地上的一个大红桶子给提了起来,然后将其中的水哗啦啦的倒入脸盆之内。
蓝儿看着哗哗的水流,忍不住道:“这是……仙灵之水?我不需要用这个洗,太浪费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投资好文】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哎呀,这对念凡哥哥来说,不过是最普通的水,蓝儿姐姐还不懂吗?”
囡囡冲着蓝儿眨了眨眼睛,接着嘟嘴道:“这里真没有念凡哥哥的四合院方便,那里一开水龙头就有自来水出来了,这里还要我们自己搬,堂堂天宫设计真的差劲。”
蓝儿面色复杂,没有说话。
敢说天宫设计差的,你是第一个,最关键的是,我们要那个什么自来水有什么用?哪个仙人需要洗手洗脸了?
“好了,饭前要洗手,这边这个是洗手液,可好玩了。”
囡囡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自己玩开了,将洗手液搓在自己的手上,演示给蓝儿看,很快,两只小手上面就被白色的泡泡所堆满。
“蓝儿姐姐,你看好滑的,超舒服。”
仙剑+古剑同人做大师兄也是一种修行
接着她开心的把手往水里一放,眼睛都眯起来了——
“哇!舒服——”
蓝儿见到囡囡如此,忍不住嘴角露出了笑容,心中的忐忑也稍减,胆子放开了,接着也是抬起手,缓缓的往水里一放。
冰冰凉凉的感觉顿时包裹住她的手,那一层因为囡囡而留下的泡泡浮在水面之上,缓缓的围绕在她的手掌周围,这是跟普通的水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前所未有,真的很滑。
蓝儿忍不住在水中跟着揉搓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只感觉自己的手变得更加的灵活了,也柔软了,有一种非常轻松的感觉。
好神奇……
她的脸颊升起一抹红晕,双手开始在水里交织,相互清洗。
不过下一刻,她的眼眸陡然圆瞪,瞳孔却是缩成了针线,难以置信的盯着自己的右手,整个人都定格了,还以为产生了幻觉。
自己的右手,它,它……它上面的伤……没了?!
怎么会如此?
这怎么可能?
她“哗啦”一声,将自己的手从水中给抽了出来,上上下下的翻转着打量,死死的盯着原来的伤口处。
不仅伤口没了,而且变得更白皙了,如同白玉一般,好完美的小手。
没了,真的没了!
她重新看向那盆水,却发现那水上飘起了一层黑渍,这就好像是……普通人手脏了,在水中洗过手一样。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只是……自己这手可不是脏了,是中了瘟疫之毒啊!这能一样?
三次元追捕红颜 落落蝶倾城
蓝儿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只感觉心中一股酥麻的电流陡然窜出,直接连到天灵盖,震惊到无以复加。
她颤声道:“囡囡,那个洗手的东西是……是叫什么的?”
“洗手液啊。”囡囡本来还想继续玩,不过当看到盆里的水变黑后,顿时就没了兴致,“啊,蓝儿姐姐,你的手怎么这么脏啊,怪不得哥哥要让你来洗手。”
蓝儿的头皮发麻,呆呆道:“是……是啊,真是失礼了。”
洗手液?
那到底是什么神仙洗手液?
蓝儿看着那个瓶子,这才发现这个瓶子太不凡了,圆圆胖胖的透明瓶子,顶部是一个又长又细的小嘴,轻轻一压,就有着绿色的洗手液冒出。
殿下當心別玩火
这种瓶子,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难不成是一种装天才地宝的灵宝?
奇异的瓶子,恐怖的洗手液!
她这才意识到,什么叫高人这里遍地都是宝贝,很多不起眼的东西,往往比所谓的灵宝至宝还要珍贵,你发现不了是你自己的问题,但……人家牛逼就摆在那里。
瘟神虽然只是太乙金仙境界,但是他走的是瘟疫之道,可以说集天下之毒于一身,除非有着至宝护体,否则,一旦被瘟疫缠身,同境界的人很难摆脱,而在如今灵根宝物匮乏的世界,那更是难以恢复,只能用法力硬顶。
本来,她的计划是,忍受着三昧真火炙烤之苦,去将自己的瘟疫之毒祛除,却没想到,就这么洗个手就没了?这也太儿戏了。
是了,在高人眼中,这什么瘟疫之毒,不就是个儿戏吗?
我等等要跟这等高人一起吃饭?
蓝儿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好怕怕。
“蓝儿姐姐,走吧。”囡囡开始催促了,“赶紧的,今天的早饭我都还没开始吃呐。”
“哦。”蓝儿点头,弱弱的跟着囡囡来到阁楼。
却见,姮娥一只手拿着一根油条,另一只手则抱着碗,其内盛着豆浆,还冒着热气,正张开了嘴巴,在碗中一吸。
同城热恋 宋丽晅
“呼啦!”
白花花的豆浆颤抖着进入她的嘴里,顿时让她的眼睛眯了起来,一副无比享受的模样。
油条配上热乎乎的豆浆,当真是绝佳组合,豆浆入肚,顿时爆发出一股热流涌遍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坦,更是把吃油条的干涩感给抚平,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咕咚。”
见到姮娥的吃相,蓝儿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感觉好香。
李念凡指了指一旁的豆浆油条,笑着道:“蓝儿仙子,早餐为你准备好了,吃吧。”
“谢谢圣君大人。”
冷帝极宠腹黑妻 冰河红叶
当不上帝皇侠的我在美漫当司机
蓝儿小心翼翼的坐了过去,拿起油条看了一眼,接着又看了看姮娥的吃相,顿时有些吃惊道:“姮娥姐姐,你这……这么大一根,而且还挺硬的,你怎么能包到嘴里去的?”
姮娥有了吃的经验,开口道:“哎呀,你如果觉得硬,可以让它沾上豆浆,就软了,口感也不错。”
蓝儿恍然道:“原来如此,受教了。”
快穿之推倒神 醉饮桂花酒
……
同一时间,仙界的狗山之中。
此山原本不叫狗山,狗多了,由大黑一声令下,就改名成了狗山,简洁明了,浅显好记,直入主题,或许这就是返璞归真吧。
狗山的后山,这里空空荡荡,只放着一个狗笼。
其内关着一个披着黑色披风,脸庞瘦削的男人,显得孤独而寂寥,还有悲惨。
他正拉着笼子,不住的摇晃着。
“放我出去!我可是哮天犬!也算是狗中的一方人物,好歹给个面子!”
他不住的向外嘶吼着,“不会连个看守都没有吧?快来个人吧,给我换个大点的笼子也行啊,我的人身比原形大不少的,施展不开啊。”
我的脱线王子
就在这时,一条白色的狮子狗缓缓的从外面走来,随后向里悄悄探出了头。
长长的白毛遮住了它的眼睛,根本就看不到它的眼珠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外面。
“总算是来狗了。”
重生军婚狠缠绵
哮天犬兴奋的起身,连忙冲着对方招了招手,“放我出去吧,我错了,这狗王我不当了。”
“恐怕没这么容易。”白色的狮子狗走了进来,“你冒犯了狗王,没有当场把你击杀就已经是万幸了,放你走显然是不可能的。”
它顿了顿接着神秘道:“你知道这附近原本叫什么吗?”
哮天犬摇头,“我没兴趣知道,我现在只想平安离开。”
白狗自顾自道:“原本叫万妖山,后来我们大王来了,万妖成了菜,山也就成了狗山,我们狗族从来不自相残杀,不然的话,现在你八成也成了一盘菜。”
哮天犬震惊道:“你们大王到底是什么来头?”
白狗面色一凝,沉声道:“它叫大黑!”
“大黑?好普通的名字。”哮天犬开始重新认识自己,“难以置信,世界上居然有比我还厉害的狗。”
白狗好奇的看着哮天犬,确认道:“你真是哮天犬?那个二郎神手下的哮天犬?”
“呵呵,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在狗中还是这般出名。”哮天犬自得一笑,“如假包换!外面那群都是假的。”
“想不到哮天犬居然跟我一样,是狮子狗,我们是同根同足啊!”
白狗看着哮天犬,顿时亲切了很多,开口提醒道:“我这次过来,是特意给你提供一个造化的。”
哮天犬微微一愣,“给我造化?你?”
白狗信誓旦旦道:“我们大王似乎对你展现出的那个吹风技能很满意,只要你答应去做它的吹风狗,表现得好了,肯定能一步登天,到时候有天大的好处!”
“你让我去做它的吹风狗?”
哮天犬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既是好笑又想发怒。
脸色顿时一沉,冷冷道:“简直荒谬!我那是吹风吗?我那是法术!而且大家同样是狗,凭什么就让我去给它吹风?你这是在侮辱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