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hzo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獵魔人怪談 ptt-306畫中仙(終)推薦-retti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辰逸虽然睡着了,但他的大脑十分清醒,他感觉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分不清方向。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了自己手腕上的红绳,红绳的另一头不知连接着何处。
辰逸顺着红绳方向走去,慢慢的,前方出现了光亮,而红绳的另一头,就是连接光亮处的出口。
“前面就是霍成君的梦境了吗?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梦境,让他醉生梦死不愿意醒来。”
辰逸说完,加快脚步,走进了这片空间,同时,他身后的黑暗区域也彻底消失。
武 煉 巔峰 小說
这是一片粉红色的空间,周围都是花花草草,一眼望不到边际,最显眼的是,花草的边缘处,有一座凉亭,凉亭的四面全部挂上了帘子。
凉亭被布帘遮住,辰逸看不见里面是什么场景,他唯恐有危险,便蹭手蹭脚的摸了过去。
越是接近凉亭,辰逸的脸色就变得越加古怪。
尤其是现在,辰逸站在凉亭外面,与里面只隔着一层布的距离,他能清晰的听到里面粗重的喘息声,以及一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亭子中的一男一女正在赤 裸缠绵,霍成君完全迷失在快乐之中,根本察觉不到除了小蝶以外的事。
女鬼小蝶媚态横生,它比较警觉,在辰逸踏入这片空间的时候,辰逸身上那块玉石散发着克制鬼物的气息,让小蝶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辰逸的存在。
天外陨石对鬼物的作用是很显著的,可此刻的女鬼小蝶一点都不慌。
原因无他,小蝶相信自己的魅力,它认为没有男人能在它的魅惑下保持清醒。
比如,现在还趴在它身上做着俯卧撑的霍成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亭外的辰逸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要是现在闯进去大开杀戒,处理掉女鬼,就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被戴绿帽子,前来来捉奸的怨夫。
他第一次遇上这种事,特别膈应。
可要是不上的话,天知道他们要玩到什么时候,万一现实之中,香烧完了,自己还留在这里的话,恐怕自己就出不去了。
辰逸咬了咬牙,暗道拼了,祈祷这个霍成君以后可别记恨自己,他准备掀开布帘杀进去。
同一时间,小蝶一脚踹开身上的霍成君,披上绿衣,用小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慵懒的看着闯进来的辰逸,娇嗔道:
“小哥可是沉得住气啊!在外面偷看许久,才肯进来,真让奴家好等~”
辰逸面无表情的闯进来,看到了小蝶披着衣裳,竟裸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他正准备大放厥词的时候,突然感觉鼻子里面产生了一股暖流。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发现自己居然流了一大滩鼻血!
糗大了!!!
小蝶见状,抿嘴轻笑,眼眸流转,不断暗送秋波。
辰逸不得不感叹的是,眼前这只女鬼长的是真的好看啊,说她是美若天仙也不为过。
在辰逸见过的那么多鬼物里面,也只有两千年前的苏梓戏跟她有的一拼,难怪霍成君会沉沦在此,就是辰逸自己也扛不住这样的美女投怀送抱啊!
辰逸咽了咽口水,眼神迷离,心里在犹豫,要不要放肆一回?就一回……
“这位小哥,别压抑自己的想法,把你口袋里的东西丢掉,然后过来疼爱奴家吧~”
面对小蝶的诱惑,辰逸感觉浑身发热,毫不犹豫的把玉石丢出了亭外。
“咯咯咯!”
小蝶喜开颜笑,说着便起身,伸出玉藕般的手臂,想要搂住辰逸,想要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就在小蝶想要跟辰逸深度交流的时候,从辰逸的体内传来一股霸道的力量,狠狠的弹开小蝶。
“嘭!!!”
小蝶被弹在亭柱子上,身体都变得有些虚幻,梦魇这类鬼物本身的实力其实很弱,多数都是专攻幻术、媚术的。
剧烈的碰撞声让辰逸瞬间清醒,他一阵后怕,然后心有余悸的说道:
“差点就着道了,多亏你了,叶子!”
“别跟我套近乎,我可不记得我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一个小色批。”
叶子显然对刚刚辰逸的举动很是不满,若是今天她也在沉睡,那就很难想象辰逸的后果是什么。
另一边,小蝶重重的掉落在地上,霍成君想去搀扶,却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地。
霍成君嘴唇发白,双腿颤抖,一副被榨干的模样,但还是爬起来挡在了小蝶前面,看样子被迷的不轻。
辰逸脸色甚是难看,对霍成君喝道:“让开!”
霍成君摇头。
若不是顾及到不能伤害普通人,辰逸肯定会把他推开,可眼前这个少年弱不禁风的,辰逸怕自己控制不住力道,会弄死他。
“叶子,你帮我把霍成君拉开。”
在辰逸的吩咐下,叶子蹿了出来,化作一股黑烟托起霍成君。
没有了霍成君挡路,辰逸狞笑一声,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升起一股黑炎,覆盖住了他的手臂。
小蝶自知不敌,楚楚可怜的坐在地上,衣裳随之脱落在地,泪眼婆娑的说道:
“小哥,人家不过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你真的下得了手吗?”
听着小蝶的啜泣,辰逸又是一阵心神荡漾,使用驱魔的右手停在了半空中。
小蝶见有戏,竟主动站了起来,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而别人没注意到它的背后,一双利爪已经蓄势待发了。
辰逸看小蝶的眼神越发温柔,黑炎散开,他展开双臂想要把小蝶拥入怀中。
“呵呵……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样的。”
小蝶暗自嘀咕,嘴角微微翘起,迎着辰逸的怀抱扑去。
一抹寒光闪过!
在小蝶和辰逸快要抱在一起的时候,小蝶的利爪伸了出来,对准辰逸的胸口,想要置他于死地。
渐渐的,小蝶脸色得意的笑容消失了,因为它发现自己的爪子正好停留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胸前,无法再推进一下。
辰逸的神色不再迷茫,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自信的嘴脸,他抓住小蝶的手腕,将嘴凑到小蝶耳边,轻声说道:
“你以为,同样的招数还会对我奏效吗?”
小蝶脸上划过一丝惊慌:“怎么会?”
辰逸冷笑一声,手臂上的黑炎如同吐着信子的蛇一般,迅速蔓延至小蝶的手腕。
只用了一会儿功夫,小蝶整个灵体全部被黑炎覆盖,爆发出阵阵凄烈的惨叫。
到最后,它的惨叫声越来越弱,直到一阵轻风吹过,小蝶的灵体彻底消失在这片空间之中。
“不!”
霍成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跪倒在地,不止的痛哭。而后他又如失心疯一般开始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差点忘了,这是梦里,小蝶一定还活着,她肯定还待在画卷之中。”
辰逸叹气,他劝霍成君理智一点,可是霍成君还在疯狂大笑,无视辰逸。
见此,辰逸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去亭外捡回玉石。
自欺欺人者,他的心里头可能比旁观者还要清,只是他自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罢了,这种情况,多说无益,否则他还会把矛头转向劝导者。
“喂,小色批,我险些以为你又沉迷在美色之中了呢?”叶子回到辰逸体内说道。
“我像是这么禁不起诱惑的人吗?”辰逸反问。
“像!刚刚某人都流鼻血了,你说我要把这事告诉豆芽的话,嘿嘿……”
“你闭嘴,没我的吩咐,不准私自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