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9pz超棒的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章二十 認清現實熱推-ag9b0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深夜,安东尼奥来到了一座仓房之中,这里灯还在亮着,一个梅斯蒂索人和一个印第安人站在一张桌前,桌后是奋笔疾书的迪亚哥,迪亚哥一边问一边记录,专心致志的情况下以至于没有发现安东尼奥的到来。
一直等到问询完,揉搓眼睛的迪亚哥才看到坐了有一会的安东尼奥和他的两个卫兵,迪亚哥说道:“阁下,我竟然没有发现您的到来。”
“我的朋友,你工作太认真了,所以我就没有打搅你。”安东尼奥说道,然后拍了拍自己脚边的酒桶,说道:“这里面装的就是你的朋友西瓦尔,很遗憾,他死在了海盗手中,我会在圣地亚哥的公墓安葬他,给他双倍的抚恤,他捍卫了西班牙人的荣耀,比之那些神职人员更让人钦佩。”
“多谢您,阁下,我一定会为他报仇的,亲手杀死那个霍雷肖恩,我也会给他公平决斗的机会的。”迪亚哥咬牙说道。
安东尼奥微微一笑,对身边的卫兵说道:“你们听到了迪亚哥先生的话吗?”
两个人点点头,安东尼奥说:“我现在命令你们,见到那个霍雷肖恩,立刻枪毙他,迪亚哥先生是我的朋友,他的一缕头发也比那个海盗的生命要有价值。”
迪亚哥知道,安东尼奥是在保护自己,他无可反驳,也就没有说话,而卫兵端来一些食物,放在了迪亚哥面前,安东尼奥则从怀里拿出一根雪茄,上面有醒目的商标——新红河。
迪亚哥吃着饭,一边问道:“阁下,弗朗西斯科的问询有结果吗?”
点燃雪茄的安东尼奥享受着,随口说道:“我根本没有去问他,用我的膝盖去想,我都能知道他会跟我说什么,肯定说海盗只有区区几百个人,不堪一击,只要给他三百人,他就能击溃海盗,当然如果你在,他还会说一些侮辱你的朋友西瓦尔的话,当然也是故意挑衅你,也正因为如此,我直接来这里问你的审问结果,而不去问他。”
桓侯再生 知宇之乐
迪亚哥三口并作两口,吃完了东西,说道:“我审问了十七个从瓦城和周边种植园逃跑来的人,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疑点,我认为,瓦城的袭击,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海盗袭击,或许有中国人在背后支持,或者这是一支前锋军队,亦或者有一支军队没有露面。”
“什么疑点会让你得出这样的结论。”安东尼奥谨慎起来,问道。
迪亚哥递给安东尼奥自己做的记录,说道:“都督阁下,这几个人供述说,海盗正在收集马匹,这很不寻常。”
“马匹?海盗要战马干什么?”安东尼奥一听就察觉出了不对,无论是在本土还是在利马工作期间,安东尼奥都与海盗打交道过,虽然战马是一种高价值的东西,但对于海盗来说,远不如金银重要,有搜集战马的那个时间,他们还不如搬运一些家具。
战马是一种很娇贵而且占地很大的牲口,海盗船上都不大,根本没有喂养战马的地方,除了一些名贵的马匹,或者距离销赃地比较近的海域,海盗们是不会收集战马做战利品的。
当然,很多海盗会骑马,因为这会提高他们的打劫效率,但那是在偏远地带,像是瓦城这样一个大城市的外港,海盗袭击了,也会尽快收拾战利品离开,毕竟就算得到了战马,他们也不是圣地亚哥城军队的对手。
迪亚哥继续说道:“不仅是战马,还有驽马和车辆,这很不寻常,这不是海盗的行为,更像是一支远道而来的正规军队的行为。另外还有一个疑点,我的骑兵前锋发现了一些海盗的警戒点,袭击了两个,无论杀掉的还是抓到的,都是本地刚加入的海盗,没有袭击港口的海盗,显然,他们在隐藏什么,哪怕我们抓到一个真海盗,这个秘密就会暴露。
因此,我建议,我们在卡萨布兰卡等待两日,我亲自带人去瓦城,搞清楚这个秘密再行动如何?”
“这是谨慎的做法,但……但是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安东尼奥说道。
“什么办法?”
安东尼奥说:“弗朗西斯科这个人很英勇,我可以答应他的请求,让他带一支军队为前锋,他想要建功立业,想要确立威信,也想夺取被海盗拿走的财富,那就给他这个机会好了。”
迪亚哥微微点头,没有同意也没有反驳,他知道,安东尼奥虽然平时还给弗朗西斯科面子,但很讨厌他,这次是故意整治他。
正如安东尼奥预料的一样,他根本就不用部署什么,弗朗西斯科自己就上钩了,在第二天一早的军事会议上,安东尼奥告诉大家,瓦城的海盗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他们肯定隐藏了兵力,就是为了伏击来自圣地亚哥城的援军,而安东尼奥仅仅只是称赞了几句霍雷肖恩的狡诈和能力,就把弗朗西斯科的战意挑逗了起来。
弗朗西斯科立刻请战,要带自己的麾下作为先头部队前去支援,安东尼奥立刻就同意了,并且做出了部署。
弗朗西斯科是步兵团的指挥官,这支军队全员来自西班牙本土,但这次只带来了一个纵队,也就是一千人,包含了七百五十名燧发枪手和二百五十名披甲长矛兵,虽然帝国崛起之后,给火枪配上了刺刀,已经证明长矛手没有多大的意义,但是欧洲大陆可没有这样的军队出现,现在的欧洲大陆上的陆军还未形成完全的燧发枪化,不少还在使用火绳枪,弗朗西斯科这支步兵团已经是相当先进的了。
而安东尼奥的援军有两千七百人,除了这个纵队,其余的就都是本地军团了,主力是一支由土生白人为军官,梅斯蒂索人和秘鲁印第安人组建的纵队,一千二百人规模,其余就是安东尼奥的卫队、炮兵还有三百五十人规模,隶属于迪亚哥指挥的骑兵中队。
安东尼奥同意了弗朗西斯科的进军请求,但是却给了迪亚哥一百名骑兵和五百名土著军团的火绳枪手绕北面的基尔普埃小镇,策应弗朗西斯科,而他则率领剩余军队跟随弗朗西斯科前进,安东尼奥直截了当的告诉弗朗西斯科与迪亚哥,两支前锋很有可能遭遇伏击,一定要谨慎,他会随时增援。
这对弗朗西斯科来说简直就是侮辱,他不能接受迪亚哥有机会抢夺自己的荣耀,更是对海盗们不屑一顾,因此直接对安东尼奥说,明天早上他抵达瓦城的时候,就可以吃着牛排,看被海盗在大火里跳舞。
弗朗西斯科的南路是最近的,但他要求他的纵队一边行军一边吃饭,而不是像迪亚哥那样先吃饭再出击。
到了下午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的纵队顺利进入了普拉西亚这座距离瓦城不到十里的小村子,一大群海盗或者说是造反的阿劳坎人轰然逃跑,而弗朗西斯科虽然傲慢,但在前往瓦城的路上,看到是山谷地形,没有让军队从山谷前进,而是派遣分队沿着山腰前进,结果与埋伏在林子里的陆战队撞在一起。
伏击从一开始就不顺利,但这并不算什么大问题,因为李素具有兵力优势,而且伏击圈很大。在进入阵位之后,李素就与几个军官商议,并且审讯了镇长,一般来说,遭遇两三百人海盗的袭击,圣地亚哥应该派遣至少一千五百,甚至两千人的军队来,当然,军队精锐与否不重要,关键要有足够的数量。
原因就在于,海盗是最擅长发动群众的武装,他们会抢劫金银和贵重物品,然后把一些富人官员聚集起来,让被他们奴役的印第安报仇,并且把一些武器分发给印第安人,这样就会给殖民者造成许多困扰,也会让一些人加入海盗之中,驱逐海盗用不了一千多人,但镇压随之暴乱的印第安人绝对需要这个数量。
鉴于殖民地军队的纪律有限和组织能力低下,再加上这里的地形,军官们认为,一千五百人的军队能拉出七八里的行军阵列,但是没有想到,只来了弗朗西斯科的一个纵队,而且这是一个纪律严明的西班牙本土陆军纵队,弗朗西斯科还三路行军,也没有炮兵、辎重这种辅助力量,结果直接钻进了伏击圈,被围了严严实实。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李素亲自率军进入了普拉西亚村,这里也是附近唯一的平地,更适合发挥火炮的威力,炮兵也就被部署在这里,断了弗朗西斯科的退路和援军的来路。
战斗从下午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因为兵力的分散,未能聚歼弗朗西斯科,到了晚上,才把这群人压制在山谷之中的一处狭小地带,安东尼奥率领的主力离开卡萨布兰卡只有不到二十里,就得到了弗朗西斯科被围,迪亚哥的支队被阻击的消息,安东尼奥第一时间让迪亚哥退了下来。
“肯定不是海盗,是正规军团。”迪亚哥来到安东尼奥面前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这么对安东尼奥说的。
燧发枪、精准的枪法、诡雷还有手榴弹,正规军和海盗都会用,但迪亚哥说道:“海盗打不出那种持续的齐射和纵射,就算是弗朗西斯科麾下的步兵团也打不出来。”
安东尼奥微微点头,他从一个口袋里拿出一枚炮弹,柚子大小,却不是沉重的实心炮弹,而看大小就知道不是手榴弹,但弹体上却有一个引信口,迪亚哥诧异:“臼炮弹?”
“不,这是榴弹。”安东尼奥说,然后对迪亚哥解释说道:“臼炮炮弹要炮兵点燃引信,这种不需要,直接塞进炮膛,利用发射药爆燃的火花点燃引信,当然,这一枚失效了。”
迪亚哥微微点头,他仔细查验了引信口,那里的引信竟然是一根木管而不是臼炮的引信,他问道:“这说明什么。”
“我们的敌人是中国人,只有他们的炮兵用榴弹炮做制式武器。”安东尼奥说道。
迪亚哥诧异:“他们翻越了安第斯山吗?或者说,他们从麦哲伦海峡过来了,真是不可思议。”
“也可能是从新西班牙总督区那边过来的。”安东尼奥说道。
迪亚哥:“上帝呀,怎么可能会这样。”
安东尼奥则是说道:“迪亚哥,我的朋友,现在不是感慨这件事的时候,我们要想办法把弗朗西斯科救出来,既然敌人是中国人,那么他们的目标肯定就不是一座小小的海港,这一次是为圣地亚哥城而战。”
接下来的四天里,安东尼奥指挥全军进攻普拉西亚村,围绕这个小村子,双方进行了十几次争夺,西班牙军队却无法突破村子的防守体系,反而折损了近四百人,而弗朗西斯科的军队也再突围,但也没有成功,实际上,李素没有把主力用在围剿弗朗西斯科,而是用来阻击援兵,因为抓到的俘虏供述,弗朗西斯科轻兵冒进,只带来一天的食物和水,当四天之后,安东尼奥从圣地亚哥城调遣的第二支援军抵达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的纵队已经投降,这群家伙被饿了三天三夜,连端起燧发枪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弗朗西斯科的尸体和一些西班牙伤兵被李素派人送了回来,弗朗西斯科全身无伤,眼睛瞪大,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似乎自己把自己掐死了,但人是掐不死自己的,安东尼奥见状,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将军被俘之后,要求与那个海盗头目霍雷肖恩决斗,中国军官和霍雷肖恩同意了,但将军三天没有吃东西,没有了力气,霍雷肖恩为了表示公平,给了他一些食物,让将军恢复力气,但是没想到,将军被干饼噎死了……..。”亲眼见证弗朗西斯科死亡的伤兵如此说道。
迪亚哥审问了其他伤兵,对安东尼奥说道:“有七百多名半岛的绅士投降,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否要继续进攻,解救他们。”
安东尼奥摇摇头:“不,先退回圣地亚哥,向利马求援。迪亚哥,中国人用海盗引出了我们,谁能保证现在露面的这支军队也是一支小部队呢?我可不想把圣地亚哥的依仗全葬送在这里,回去吧,弄清楚敌人状况之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