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884章 你想幹嘛?推薦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刘光头手持电筒,第一时间在现场照了一圈,最后光束落在地上趴着的两人身上。
他看到李洋那嫣红的屁股,完全被血给侵染了。
“叫救护车了吗?”刘光头嘴角抽了抽,立即问道。
他也担心啊,流了这么多血,万一挂了咋办?
“刚打了电话,应该也快到了。”慕远随口说道,“放心吧,死不了。那地方,就算不受伤,有时候也会流血的,比如痔疮犯了,也没见有谁因此就死了的。”
躺在地上的李洋都快崩溃了。
被刀子捅了和犯痔疮,能一样吗?
刘光头却是张大了嘴,惊呆了。
远古异界 茉箬
他一直以为这倒霉蛋只是屁股腚被戳了一刀呢,结果竟然不是,而是那关键部位中刀……
想到这里,刘光头也是菊花一紧!
好恐怖……
他忽然抬头看了一脸严肃的慕远一眼,这家伙会不会是故意的?
嗯!有这个可能。
他对慕远也算是比较了解了,看起来呆板严肃,但实际上内心腹黑。
忽然,刘大队的手电光束正好照在了李洋的脸上,忽然,他眉头微皱:“这人看着有些眼熟啊!”
慕远笑笑,道:“当然眼熟!他们就是从甘南省那边窜过来的那两个人。”
“呀……外面还在继续设卡呢,他们怎么钻进来的?”刘光头皱起了眉头。
不过他虽是在询问,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寄希望于慕远的回答,因为根本不需要慕远回答,他就大致猜到了其中的原因。
不外乎从距离西华市较远的地方就下了高速,然后从国道之类的道路赶过来的。
刘光头有些奇怪这两人为何会知道西华市这边在设卡拦截他们,但也仅仅是奇怪而已,并未打算去深究,说不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呢。
反正人都已经抓到了,一会儿问清楚就行了。
他狠狠地剜了这两人一眼,对他们可是恨之入骨了。
两个混蛋,是专门与警察作对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之前在甘南省那边打伤了一名警察,现在更是跋涉上千里,跑到西华市来杀慕远!
刘光头又不傻,此刻他已经猜到了,这两人偷渡进入国内的目的,便是解决慕远。
至于为什么对方要这么做,他大致也能猜到一些。
慕远加入公安队伍后办的第一件大案是什么?正是那起涉毒大案,因为部署严密,几乎是将整个西华市这个圈子给一网打尽了。
不仅如此,后续顺藤摸瓜,让这片区域的贩卖网络都摧毁殆尽。
后续的这大半年里,整个西华市毒品方面的案件便很少见了,就连主动申请强制戒毒的人都增加了不少。
这对西华市来说是好事,但对某些是丧心病狂的家伙来说这可是无法忍受的,因为这是断了他们的财路。
估摸着,这次的事情就与那件案子有关。
“慕支队……”
“刘队,你还是别称呼我慕支队了,我觉得叫我小慕就挺好的。”慕远摸了摸后脑勺。
其他人叫他慕支队或者慕队,他倒觉得无所谓,可刘光头毕竟是他刚入警不久后的领导,这样称呼他让他觉得有些别扭。
这也是因为慕远进入行政部门时间太短,要时间长一点,就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了。
“你现在本来就是支队长嘛,叫你慕支队有什么问题?”刘光头笑笑,道,“这两个人打算怎么处理?要不我直接带回我们局里去,这案子由我们局办理咋样?”
慕远倒是想说自己亲自来办这个案子,但考虑到自己本就是本案的受害人,按规定是不能参与案件办理的。
甚至,因为自己还是重案大队的大队长,这案子同样不适合由重案大队办理。
加之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华成区辖区,由刘大队他们把这个案子接过去确实是最合适的。
伪装的佯装 重演氵悲伤
“那行吧!”慕远说道。
随后,他转头看向苏瑾秋,道:“瑾秋,你先回去吧!我去一趟华成区局,把笔录做了就回来。”
苏瑾秋立刻说道:“我也得去啊!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当事人不是?嗯,就算不是当事人,也是目击证人,所以也很有必要去做一份笔录吧?”
看着苏瑾秋那一脸你休想甩开我的表情,慕远只好妥协了。
……
因为自己也是案件相关人员,慕远也无法参与嫌疑人的审讯,不仅如此,自己还被做了一份笔录。
这是慕远加入公安队伍后被做的第二份笔录了。
第一份是刚成为青龙街派出所辅警的那一次,那也是慕远第一次接触案子。
而现在,慕远所接触的案子与当初已不可同日而语,虽只是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可心态上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半个多小时后,慕远顺利的接受完询问。
“慕队,自从你走了后,我们局里的破案数可比当初少了许多。”刑大的程超整理着笔录,递到慕远面前请他签字,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慕远斜了他一眼,道:“现在全市的破案数都比以前少了,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吗?”
“呃……没有!慕队你威风无边,让所有范围分子闻风丧胆。”程超嘿嘿一笑,连忙说道。
慕远淡定地说道:“还行!”
程超忽然探出个脑袋,道:“慕队,你看……市局重案大队还缺人不?现在我们这边都办不了什么大案,感觉人生都没了激情。”
慕远眼神有些怪异,问道:“你想调到重案大队去?”
程超讪讪一笑,道:“谁不想去啊!现在,重案大队可是全市侦查员向往的圣地。”
“呵呵,那你倒是去啊!”
“我去……不去!”程超话刚出口,便意识到情况不对了,因为这句话是从背后传来的,而且这声音很熟悉啊!是光头大魔王的声音。
“刘队,你怎么来了?”程超回头,嘿嘿一笑,道,“我正于慕队说笑呢。”
刘光头却是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还是少了些担当!想去重案大队怎么了?我要不是年龄大了,我也想去重案大队呢。”
程超嘴唇翕动了两下,却是没再说出什么来。
“你先忙其他的事情去吧,我与慕支队谈些事情。”
“好的,刘队。”程超转身走了。
待程超离开,刘队看了一眼慕远,颇有几分无奈地说道:“这两个家伙果然是硬骨头,到现在都还没交代。要是你去审讯,估计情况会好很多。”
慕远微微一笑,道:“这可不一定!其实审讯技巧这东西,也是看人下药,并不是说对所有人都使用审讯技巧的。这世上有些人的嘴是审不开的,我们最多从他们的口里套些话。不过这个案子,这两人是否交代其实并不重要,现有的证据已经能对这起案件进行定性了。”
“嗯,定性是没问题的。而且从他们所犯事情的性质来说,估计判死刑都没问题。”
“刘队,其实这两人判不判死刑,我并不关心。”慕远平静地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两个人,不过是别人手中的刀把子罢了。我们把刀缴了,对方并不会有什么损失,大不了换一把刀而已。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撬开他们的嘴,把他们幕后的主使者给揪出来。”
刘队眉头微皱,道:“你说这些我也明白,可你得清楚,就算我们从这两人口中知晓了幕后的主使者,恐怕也难以将其绳之以法。”
慕远咧了咧嘴,道:“正常情况下自然是没办法的,但在特殊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使用一些非正常手段。”
“你想干嘛……”
没等对方说完,慕远果断打断道:“刘队,我什么都没想。我只是觉得,一个大毒枭出现在我国境内,且这家伙还曾指使他人谋杀警察,这是否够让他吃枪子儿了?”
刘队立刻道:“那当然啊!不过,这种人一般都只会呆在自己老窝里,又怎么会跑到我们国家来呢?”
“这可不一定,万一他得了失心疯,偏要跑到边境附近等消息呢?”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刘队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慕远。
能混到那种地步的存在,都是枭雄级人物,又怎么会脑子进水?
忽然,他想到了一些什么,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别说是慕远有没有能力从国外把人给弄回来了,便是有这个能力,市局或者省厅的领导也不可能同意慕远去干这个事情。
毕竟,风险太高。
“刘队,你可别这样看着我。”慕远苦笑一声,“我说的是对方得了失心疯,又不是我得了失心疯。”
刘队却也没有理会他,转而想了一下,道:“虽然我们没办法将对方给抓回来,但要从这两人身上找出幕后的主使者应该还是有可能的。这两个家伙虽然不是我们国内的人,但从他们的行为作风来看,估计这两人在国际刑警组织也是挂了号的,回头慕队你以市局的名义向上面反映一下,应该可以查到一些东西的。”
慕远未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好了,这两人你们就先关着吧,没事儿就审讯一遍,说不定在我们国内还犯过其他案子呢。”
“这个可能性倒是不高。”
“他们助纣为虐,协助组织弄了那么多毒品出来,其中也有不少流入到我们国家,这不算罪恶啊?”
“这样……那倒也算。”
“这不就对了嘛。”慕远笑笑。
二人聊了一阵后,苏瑾秋那边也已经做完了笔录,慕远也就没有继续在华成区局待下去,叫上苏瑾秋,便直接打车回了家。
一路上苏瑾秋似乎还有些心有余悸,双手抓这慕远的胳膊肘,慕远倒也没有把她的手打开。
“慕远,你说那两个人是干什么的呢?为什么要开枪打你?”
“想杀我呗。”慕远云淡风气地说了一句。
苏瑾秋有些哭笑不得,她问这话是想得到这样的答案吗?她想知道的是对方开枪的原因,而不是目的。
“别装傻充愣,你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苏瑾秋噘着嘴说道。
言情 限制
慕远偏头看了看她,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估计是办了哪件案子得罪了什么人吧。这其实也很正常,作为一名警察,有人爱,就肯定有人恨。警察又不是民政局,注定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不是?恨的人多了,就难免会有人走极端。”
苏瑾秋有些茫然,虽然慕远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她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恨警察的人肯定有,而且还不少,其中想走极端的人也有。
但能走极端,还能弄到两支手枪的人,就很少了。
这里面肯定有她所不知道的事情。
但她也知道,当警察的,肯定有一些小秘密是不能说的,特别是案件侦办方面,所以她很明智地没问。
“那你以后可得小心点。”
“放心吧!能威胁到我的人还没出生呢。”慕远自信满满的说道。
苏瑾秋想了想,似乎……确实没什么可担心的。
要知道,今天晚上可是两个人拿了枪伏击他呢,还带了一个堪称累赘的自己,结果慕远毫发无损不说,还将动手的两个人全给拿下了。
估摸着,在国内,警察能遇到的危险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沉默了几秒,苏瑾秋忽然说道:“慕远,你明天有没有事呢?”
“有啊!还有很多案子没办呢。后天你这边又有事情耽搁,得趁着明天把一些事情忙完。”
“哦!”苏瑾秋有点小失落。
慕远问道:“怎么了?有事情啊?”
“我看你每天都穿着运动风格的外套,所以想明天一起去帮你看两套衣服,这样也显得正式一些。既然你没空,那就算了吧。”
“嗯……那我尽量早点忙完吧。”慕远想了想说了一句。
苏瑾秋顿时感到有些惊喜。
她原以为慕远会说一句“行,那就算了吧。”
这才符合慕远的性格嘛。
换做其他人,说出这样一句话是很正常的,可这话从慕远口中说出来,就很难得了,谁让这家伙就是一铁憨憨呢。
“那就这么说定了!”苏瑾秋生怕慕远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