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笔趣-第749章 演電影?【求訂閱】分享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大声说:“这片没有什么情况,我觉得那群主播应该是从其他地方下山了,先收队!”
何晨光他们立刻反应过来,一起下了山,秦渊让刑警支队长把封锁圈撤了,既然自己已经知道这群人在哪里,那这么多人守着他们肯定不会出来。
警方撤下以后,秦渊让何晨光和王艳兵埋伏在山脚,有情况的话,随时通报,天黑以后他带着其余的人一起上山,大家换上了夜视仪,本来就有受过训练,在这种丛林里压低声音潜伏进入也不算难。
众人就这样一直在草丛里趴到后半夜,耳麦里传出何晨光的声音:“队长,三脚下的一处下水道井盖有异常情况,有人抬起井盖向外观看。”
“好的,继续观察,不要暴露。”
一会儿秦渊他们这边也有了动静,一处山坡上,土块不断的抖落,接着一块木板露了出来,木板打开,从后面钻出两个人。
“没想到他们真的撤兵了,哈哈哈哈,终于得出来活动一下了,天天在这地洞下面,我都快变成老鼠了。”
“行了,先别说话,到处看一下有没有异常情况?没有的话下去和长老报告。”
两个人打着电筒四处查看,差一点就踩到了李二牛,所幸他们的伪装到位,并没有被发现。
两人查看了一番,没有异常,又从那个通道口进去,通道口是设置了一种机关,关上木板,以后上面的泥土自动掉下来,覆盖在木板上,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异常。
秦渊打算从这个地道口进去查看里面的情况,趴在木板上仔细听,没有什么脚步声,那两个人应该走远了,众人打开木板跳了进去。
刚下了地道,豁然开朗,里面灯火通明,是一条长长的通道,搭着简单的电线,还有灯光,通道有点狭窄,众人都要弯的,要通过,几人顺着通道走进去出现了三个岔路口,三个通道都有风,说明都是可以通行的,秦渊仔细听了一下左边这个通道,有人说话。
大家一起进入左侧通道,出了满是土路的通道,前面空间渐渐扩大,变成了石砖铺出来的石室,这些石室的墙壁上都刻画着一些古神话中的人物,比如十八罗汉,还有四大将军。
前面分出了四个房间,说话的声音就是从房间内传出来的,秦渊做了一个手势,准备用力推开石门,没抢到,这石门根本没锁,轻轻就推开了。
里面坐着七八个人,都穿着黑色的长袍,拿着书正在背什么东西,看到秦渊他们进来,开始是震惊,随即反应过来想逃跑,被秦渊他们按住。
原来这几个人就是那些失踪的主播,不过他们都是分散住的,这边类似于宿舍。
“你们为什么躲在这地下室中,不与外界联系,你们怕是不知道外面,因为你们都乱成了一锅粥。”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揭下斗篷帽,接近疯狂的说:“不,我们不是躲,我们是接受神明的洗礼,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不懂,神在为我们洗清罪孽!”
旁边的一个男人也满眼放光的说道:“我有罪,在这里是神主大人为我洗脱了罪孽,根本不愿离开,我愿意一直追随神主大人的步伐!”
秦渊皱着眉头,这都什么跟什么,什么神明的洗礼,这更像是耶教组织,看来这群人都被洗脑了,但还是劝说他们跟自己离开,没想到这群人根本无动于衷,看来要去会一会那个什么神主大人就知道了,
秦渊想到一个主意,让这些人把黑袍脱下来,想混进这群组织里面去看看那个神主大人,本来想逼迫他们的,没想到这群人一听到要去见城主大人,迫不及待的把黑袍脱下来。
“去吧,你们这群可怜的人,马上我们就会成为一家人了,等你见到神主大人,我们一起来洗脱之前的罪孽!”
李二牛摇了摇头,觉得这群人简直是疯了,秦渊留下一个人,在这里看守他们,避免破坏计划,剩余的几人穿上黑袍,幸亏这黑袍宽大,把枪别在后面也不易看出来。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说:“不行,你们现在去见不到神主大人,现在他已经休息了,你们可以明天早上八点神主大人会在大厅,为我们所有人祈祷诵经洗脱罪孽!”
秦渊抬手看了看手表,这一折腾,现在都三点多了,再过几个小时也就天亮了,那就在这边休息,等到天亮这伙人聚集在一起更好控制。
秦渊坐在地上,这才仔细打量起这间石室,墙壁上都刻着一些看不懂的经文,这群人手里拿着一些经书,接近疯狂的念着经书的内容,去那个女孩说她们练得越多,罪孽也早日被洗脱,这样等到下一世就不用受苦了。
秦渊觉得这种无稽之谈真的太恐怖了,尤其那个什么神主,直接是操控着他们的大脑,这群人被洗脑,可能那个神主要他们拿起枪和国家对抗,他们都能做到。
这里面没有床铺,就是一大张棕树垫铺在地上隔潮,上面有一些简单的铺盖被子,左右分开男的睡在左边女的睡在右边。
就这样等到天亮,秦渊他们穿着长袍走出石室,那几个人说大厅就在第三个通道,非常兴奋的给秦渊他们指路。
秦渊他们出来以后,一路上碰到不少穿着黑袍的人,这些人从不同的石室出来,一路上都很安静,这些人手里都拿着经书,等到了大厅以后,秦渊看了一下,差不多有三十多人,接着这些黑袍人盘坐在地上。
不一会儿从左边的门出来一个身穿着白袍的中年男子,这个人刚刚出来,这些教徒就迫不及待的呼喊着“神主大人!”整个人群的气氛高涨,非常激动。
秦渊看到旁边的李二牛也喊得起劲,悄悄戳了他一下,李二牛转过来笑着说“秦哥,这也太好玩了吧!就像演电视一样。”
“你们能不能好好跟人家学习一下?平时咋就没见你们这么呼叫过我呢,这一世不错,以后就这样呼叫我出来,知道吗,倍有面。”
众人一脸黑线,接着这个神主大人开始发话了,“我知道众生皆苦,每个人都有罪孽,而我就是上天派来为你们洗脱罪孽的,万物皆有灵,上天也有好生之德,只要你们跟随神明的步伐,早日洗脱罪孽,下一世就不会如此痛苦。”
这个神主一直巴拉巴拉的说着,从什么父母说到了兄弟姐妹,果然是那一套洗脑模式,下面的人痛哭流涕,有些人大喊着自己罪孽深重,有罪等等。
这个时候秦渊举起手示意提问,那个神主大人面对自己的精彩演讲被打断,很是不满,但还是点头让秦渊说。
“我想问下,既然我们人人有罪,那你的罪在哪里呢?”
旁边的人大声呵斥:“你怎么如此不懂礼数?在提问之前一定要加上神主大人,城主大人是神明派来为我们洗脱罪孽的,他怎么会有罪,他是大善人!”
李二牛他们实在是听不下去,在台下发出笑声,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神主大人,这群人怕是电视剧看多了。
没想到那个神主还不生气,露出笑容缓缓的说:“这位朋友,有疑问的话很正常,我们的罪孽分为很多种,顶撞长辈不尊重父母,不善待朋友,这些都是罪孽,但是最重的罪孽便是杀生。”
李二牛站出来抢话说:“可是我从来没杀过生,我连鸡都不敢杀,那这样我岂不是没有罪孽了?”
“虽然你没有直接杀生,但是我举一个例子,就像你要吃牛肉,虽然你没有直接杀牛,但是是你吃的,你就造成了因果杀孽。”
“哈哈哈,你这混蛋,还真是能扯,那这样说的话,我的杀孽怕有多重的,老子枪林弹雨的杀了那么多恐怖分子,你觉得我的罪孽,你能洗清吗?”
这个时候那个神主大人才开始慌张,恐怖分子?难道这几个人是军方的人,可是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怎么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明明他们已经撤军了。
“你们,你们是谁?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你们不是我的教徒!”
这个时候秦渊他们把黑袍脱下,拿出枪大声喊道:“炎国军人执行任务,抱头蹲下!”
那个神主大人彻底慌了,刚想要逃跑,秦渊的速度更快,直接丢出绳子,绊住他的脚,把他拖了回来。
有教徒喊道:“你们不能这样对待神主大人,你们这样会遭到报应的!”
“神主大人,你快用你的法术来制裁他们,惩罚这群恶人!”
那个所谓的神主大人,最后时刻还是想挣扎一下,“你们这群无知的人类,接下来我就代替神明来惩罚你们!”接着拿出一张符纸,随便扇了两下,符纸凭空点燃,接着又拿出几个白纸裁剪的小人。
“我告诉你吧,你们现在认罪那我既往不究,否则我将把你们的灵魂烧成灰烬!”
“神主大人,干得漂亮,神主大人法力无边,信我神主得永生!”那些教徒疯也似的,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秦渊耸耸肩,这群人真的是洗脑不浅啊,真的是没救了,打算看看这个人表演,那个神主看着他们没有怕,一咬牙,打算演到底,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洒了一些液体在小人上,嘴里念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口诀,接着小人突然变成红色,自燃起来!
“我告诉你们,你们的灵魂被我的地狱之火燃烧,七七四十九天就要化为灰烬!”
秦渊直接拿出手铐铐在他的手上,在他身上闻到了一些硫磺还有白磷的味道,看来都是些小伎俩,那些教徒看到自己的神主大人被抓,有些激动高喊着放开神主,他也趁机指挥着那些教徒上来救自己,秦渊没有说话,从那个男人的大袍里面拿出几张符纸。
“爱我炎军,邪不胜正!”刚刚说完那符纸便自燃起来,这符纸上涂有白磷,一遇到空气便会自燃,其他的都是在符纸上画,有硫磺靠着化学挥发,制造出来的假象,都是唬人的玩意。
“什么情况?他竟然也能使用法力!”
李二牛在旁边笑得捂着肚子,“还七七四十九天,求你现在就把我化成灰烬,真的笑死我了,你好歹要有点演技行不行?我家楼下算命瞎子忽悠能力都比你强。”
那些教徒还是不敢相信,有一个男人捶着地板“不,这不可能,神主大人怎么可能骗我,我已经把我的全部家产给了你!这不是真的!”秦渊有些无奈,拿出对讲机让刑警队长带人下来,开始收队。
史上第一宠婚
盘查下来这个耶教组织的头目叫张军,以前就是个卖保健品的,专门忽悠那些老年人,现在国家管控严格,保健品不好卖了,而且还是个通缉犯,就是因为诈骗罪被通缉的,之前偶然发现这里有地下石室,并和他的同伙一起改造,把这里打造成了一个耶教组织。
通过一些骗人的伎俩,给这些受害人洗脑,然后收取钱财,利用这些骗取来的钱财逍遥快活,然后不断拉人进入组织,而之前被驴友无意间拍到那个视频。
那是他们利用当地的传说,半夜偷偷走私货物,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毕竟赶尸有一种神秘恐怖色彩,一般人不敢打听,他们从境外通过这种方式悄悄走私货物。
无意间被驴友拍下,只能将计就计,之前已经有些人加入组织,又加上那些来直播的主播,一顿忽悠后,把这些人留在山里。
本来想着时机成熟,继续骗取钱财,没想到这次事情的发酵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警方迅速的包围隔离,他们出不去,只能在这山里躲藏,所幸这群人之前有储备食物,否则这么多人,简直不敢想象。
事情水落石出,媒体也加速报道这件事情,这个耶教组织害人不浅,民警的车辆在白龙镇的街道上,不停的巡逻,重复播报,最终阳光也穿过雾瘴,白龙镇又恢复了往日的祥和。
那个张军被带上车的时候,他看着秦渊“你竟然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我说的你都不害怕!”
“你秦哥我,浑身正气,你要记住,邪不压正,老子天生就是来收拾你们这群邪恶的!”